dbm3u8
大医本草堂
满宝走了一阵就索然无味起来,干脆回家整理小书箱,和钱氏道:“娘,我上学去了。”钱氏点头,“去吧,去吧,今天累不累?”她是怕小闺女玩疯了太累才多请一天假的,她要是想去,她自然是支持的。 不一会儿屋里也响起了钱氏的呵斥声,然后是满宝哇哇的哭。 唐县令见他们目光纯净,便道他们不怎么在意这一点儿,更放心了,倒也坦诚了许,“长博年轻的时候遇着过一个人…”满宝打断他道:“唐大人杨县令现在也很年轻,所以他年轻的时候多大?”唐县令就想了想道:“我那会儿是二岁,他比我略小些,那会儿是十岁,还是九岁。”十二岁的满宝就扭头对十三岁的白善道:“九,还是个孩子呢。”唐县令默然无语的看了好一会儿才道:“九岁,他那会儿的心智也比你们会儿的大。”唐县令顿了顿后:“他那位新交的朋友比我们都大,十四岁吧,虽然了好几岁,却很投契,真的是无一处不服帖,不是读书习字,为人处世,都处处与我等相合。尤其是与长博相合,所以长博将他引为知己。”白善道:不就和我们一样吗?”唐县令看了俩人一眼道:“不一样。”白善:“哪儿不一了?”“你们是一男一女,人家是两个男的,”唐县令
大陆综艺推荐